关于深化神木金融改革 引导银行加大投放助推实体经济持续发展的建议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5-15

  第二十五期

  神木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2017年5月12日

【调查研究】

  编者按:李小伟副县长一直供职于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等金融机构,经过了专业岗位历练并长期担任领导职务,对金融经济发展有着独到的见解和准确的判断。在神任职以来,他多次深入镇办、相关部门和金融机构调查研究,在全面准确把握神木金融业发展状况的基础上,从专业的角度下笔,撰写了本文。高景林常务副县长阅读本文后批示,小伟县长这篇文章有背景分析、有思路建议,紧贴神木实际,文章提出的一些观点和措施具有一定的前瞻性、指导性和实用性。现将该文全文刊发,供相关部门学习应用。

  关于深化神木金融改革 引导银行加大投放

  助推实体经济持续发展的建议

  为全面深化金融改革,激活金融市场主体,营造诚信金融环境,助推县域经济持续健康发展,通过近期外出考察学习,结合县情和个人工作实际,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一些建议,供决策参考。

  一、总体经济背景

  国内外形势:2013年以来,全球经济持续动荡,经济复苏缓慢,特朗普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给经济复苏增加了变数,面对美联储加息、国内人民币贬值、外汇储备下降、房地产泡沫危机、资本市场混乱的局面,今年实体经济虽然开局平稳,但触底回升为时尚早,金融形势仍然严峻。主要挑战如下:一是稳增长与防风险并存如何兼得。虽然实体经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企稳,但是预计今年二季度起再次面临下行压力。在目前经济环境下,投资不足难以稳增长,稳增长的唯一出路就是提高投资率,唯有深化金融改革既能稳增长更能防风险。二是房地产负债率持续上升,从2015年的77.4%上升到2016年9月的83.4%。房地产是经济的支柱行业,但高杠杆已成为经济之痛,大大挤压了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经济转型及结构调整的压力不减。三是微观经济基础弱,民营经济发展阻力大。2012年民营企业利润增长率曾接近20%,2014年下降至4.9%,2015年降至3.7%,2016年在国有企业利润增长率上升至28.6%的情况下,民营企业利润增长率仅为4.8%,相差接近7倍。2016年以来,近25万亿的新增融资只带来5万亿-6万亿的GDP增长,更大的金融投资并没有带来实体经济的迅速增长。此外,近年来发生的金融危机“十年轮回”现象也预示着可能有潜在的金融风险,而97-98年的亚洲货币危机和07-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都是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造成了影响,专家预测17-18年可能爆发新一轮的金融危机,有可能中国为风暴中心。

  从神木自身看:近几年来,县域经济受宏观经济环境形势影响总体下行,加之受民间借贷危机冲击,全县诚信体系和环境均受到极大破坏,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经济在转型升级过程中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数据显示,从2003年至2016年,全县银行存贷比一直维持在47%-53%,有将近22%的资金可用于神木当前规划的基础设施及产业项目等投资。从发展的角度讲,神木面临的机遇更大,一是神木是榆林重大项目的承载地,丰富的资源优势吸引了中省许多企业来神投资,在众多项目中,有已经建成投产的,也有即将上马的,还有正在建设的一大批重大优质项目。今年,县政府又在基础设施、文化旅游、新型煤化工、煤炭产业等方面谋划了一批重点项目亟待启动。同时,民营企业投资项目也很多。二是在“追赶超越”大背景下,县政府提出了“北追准旗,南学韩城”,号角已吹响,目标已明确,本届政府有抱负、有担当,发展意愿很强,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三是神木经济金融基础扎实,金融资本规模大、底子厚,目前有23家金融机构集聚神木,金融创新、金融产品开发、金融服务手段提升空间非常广阔。目前,我县在资本上市场上先后已有两家企业登陆新三板,北元化工上市工作正加快推进,神木煤业集团上市工作即将启动,金融改革步伐加快并且大有可为。

  二、思路、建议

  (一)全面深化金融改革,全力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经过这一轮民间借贷冲击,企业和个人变得理性了许多,已暴露出的民间借贷大的案件已基本处理完毕。各金融机构所暴露在账面的不良贷款已趋于平稳,通过化解和重组等手段,新的不良贷款并未产生,总体上不良占所有贷款的比重为17.2%,从目前的存贷比例来看,尚未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但在深化金融改革中,银行受制于不良和诚信危机,几乎没有手段化解已形成的不良,在经济下行中,各银行上级行均上收了授信审批权限,银行自身创新产品受到限制,防范风险压力大、手段少。政府运用财政、金控、国有资产等平台类国有企业成为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的主要抓手和有效手段,而整合所有可用资源引导银行形成有效防范和化解机制已提上日程。2016年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成立,前瞻性很强,为稳增长注入一剂强心剂,对拉动投资意义深远,但目前效果仍然不理想。

  (二)全力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的困局

  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迫在眉睫,而改变诚信环境的主要切入点,还是靠政府主导和引导,从历史经验和全县实际情况看,政府引导、银行支持和企业努力三者缺一不可。而三者关系中,资本仍然主要集中在银行手中,由于银行的人事、机制、体制上相对独立,政府不能采用极端压制手段迫使银行放贷,而民营实体经济在财务信息、数据上不透明、管理粗放混乱,报表不实等也是造成融资难的原因之一。另外,从近年全县发展情况看,财政对项目的持续加大投入并未能刺激和带动民营资本跟进和活跃,反而成为财政负担,民营资本投资的积极性仍显不足。此种情况下,政府仍然有许多手段可以主导和引导,在已有融资性担保公司及助保贷的基础上,对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困局、撬动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建议如下:

  一是成立全县财政及国有企业存款调配小组,加大对财政和国有企业存款的调节。根据各金融机构信贷投放额度,按其存量占比20%、增量占比80%,实现对金融机构信贷存量及增量的有效调节,并形成长效激励机制,促成金融机构创新业务和服务,紧贴政府思路,配套出台投融资机制政策,刺激银行加大实体经济投入,同时在提振市场信心中发挥作用,带动社会资本有效投放。

  二是设立企业转贷过桥基金,帮助企业解决“过桥”难题。探讨通过对三大社会慈善基金(或者金控集团)的合理资金使用调配,作为引导银行投入实体的另一渠道抓手。其中,23亿元本金通过理财等手段,分散在各金融机构进行调节,将形成的5亿元收益探讨成立银行对企业的转贷过桥基金(或金控集团单设基金),针对银行转贷,可按照对企业贷款重组期限在2年以上可予以优先支持。一方面,防止企业被迫涉入高利贷毁了实体经济,为企业减负;另一方面,也为银行争取机制赢得支持。而且,更主要的是防止形成新一轮的民间借贷危机。

  三是设立企业上市转板扶持基金或股权投资专项基金,鼓励企业上市转板,规范财务管理。在推进煤业集团上市过程中,通过设立煤炭产业基金,引导银行参与贷款投放,提振各类市场主体的投资信心。同时,加强对金控集团(自身)产业引导基金、子基金的托管、对企业股权投资的引导(参股和控股),加大银行对实体经济的投入。

  四是充分发挥“金融街”和“基金大厦”的引导作用。对入驻金融街的银行机构给予存款支持、资本投资业务对接及产业项目推荐,充分发挥金融机构产品业务优势,活跃金融市场,调动金融机构积极发挥市场主体的有效作用。

  五是加强对即将谋划成立的融资租赁公司融资渠道和业务拓展。通过对企业直接融资的方式,既能增强金控集团综合经营能力、提高获利水平,又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和重点建设项目资金不足问题。

  此外,应尽快推动出台配套的银行及企业的激励政策,以及对产业项目的精细化包装,消除项目在融资过程中因手续不全等制约银行投资的阻力。

  (三)多措并举重建金融诚信体系和构建和谐金融环境

  在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全力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题的过程中,加快构建金融诚信体系和环境既是基础更是保障。

  一是建立完善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新型市场监管体制。对诚实守信者进行联合激励,比如优先办理行政审批,优先享受优惠政策,优先提供公共服务,优先考虑PPP项目合作,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市场交易成本;让失信者在公共服务、银行信贷等方面受到限制,增加其失信的成本。

  二是定期举办政银企对接会,健全和完善政府、银行、企业合作互动机制,完善情况通报等制度,通过政银企对接平台,把信誉好、产品市场前景好、有资金需求的企业介绍给银行,同时向企业介绍银行的信贷政策,宣传金融产品,实现对接合作,互利共赢。

  三是加大诚信企业扶持力度,通过支持和推荐诚信企业参与西洽会、煤博会等大型会议等方式,提升诚信企业知名度和品牌效应,引导企业诚信经营。

  (四)积极推进企业上市,扩大直接融资渠道,推动金融创新

  一是尽快成立推动神木煤业集团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完善公司治理机制,规范财务管理,启动资产并购重组等相关工作,全面推动神木煤业集团上市工作,意义如下:1.神木作为全国第一产煤大县和西北第一县,为进一步提升神木知名度,打造神木煤炭品牌,启动神木煤业上市正当其时,煤业集团上市后将成为“神木”和“神木煤”一张靓丽的名片。2.能够帮助企业做大做强,增强综合实力,走出神木、走向全国、面向世界。3.结合煤炭去产能,煤业集团对全县落后产能通过并购重组等方式,实现煤炭等资源有效整合和综合利用,为神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增添后劲。4.通过煤炭产业基金引导,进一步扩大金控集团的资产规模,提高企业获利能力,提升金控集团的市场竞争力,为后期金控集团上市打基础。

  二是用活用好投资引导基金,通过金控集团设立基础设施投资基金、新能源产业基金、煤炭产业基金、文化旅游产业基金等平台,同时在以股权投资方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过程中,实现对通海绒业、德林荣泽的转板,积极推动北元化工的主板上市,启动神木煤业集团上市工作,鼓励民营企业借壳上市。

  三是推动建立政府、银行和担保机构、保险机构分担小微企业信贷风险的合作机制,充分发挥融资担保金融杠杆的作用,盘活企业存量资产,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缓解我县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